奇怪的“鬼打墙”

好久没更新了,这一年来实在是辛苦,一天四个点的睡眠有点时间都打盹了,哈哈!~今天给大家写的这个可能罗嗦点篇幅有点长,请耐心看完我想写的详细点。

时间回到十几年前,我那会刚从外地辞了工作回来,正赶上我们这批发市场改造。我叔叔在繁华地段租了网点,原来的店铺搬迁到了临时安置点,因为好多老客户找不到新店铺所以老店铺还暂时营业作个接引客户的前哨站。原来是我叔叔的岳父给看着,老人家长得太威严也不会笑,话少两大眼睛瞪得像铜铃,看了一个月的店铺,营业额天天不过百还有打零蛋的时候!~!我一露面就给老头盯上了,没跟我商量就回家了,直接被抓了壮丁给我叔叔打工了~~~看了大约一个多月的店铺,有一天傍晚我叔叔说有个客户要了两箱茶叶你回家正好顺路你给捎过去吧,我说:那你告诉她我去我姥姥家一趟可能去的有点晚!

那会已经是冬至时节天黑的早,我五点半去了姥姥家晚上吃完饭又跟舅舅家两表哥下了几盘象棋,等走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多了,那天正好是农历十六,俗话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天空一个大盘子一样的明月照的地上亮堂堂的,我骑着摩托车载着茶叶哼着歌就上路了。姥姥家离我家也就十几里路,走了无数趟闭着眼也知道哪里有座桥哪里有棵树,天气倒是不错,没风,就是有点干冷。出了村子就上了大路,正好我们这划了一片区域新成立了旅游度假区,一条刚修的柏油马路修了一半。我寻思着顺着新修的路走,到了海阳一中学校门口转东走,能省两公里呢!我骑着摩托车就向南前进,走了没一会就感觉身上凉刷刷的,前面像是起雾了,我寻思这季节咋还有这么大雾呢。我路熟也没在意想着不远处就到拐弯了,那边有果园有树挡着,雾应该能小点。谁知道这么熟的路我愣是没找到走了好多趟的岔口,我回头骑了一段还是没找到,寻思着可能大雾挡着可能还没走到吧,又转向南行,我抬头看了一下天空,雾蒙蒙的,月亮也不见了,只是在西方有几盏灯泡发着昏黄的光,我想着姥姥村前正好在建大学城,可能是塔吊上的灯吧!我加快速度眼看着里程表上的时速已经到了八十迈,可那几盏灯一直就在我的正西方好像一直都没移动,我心里疑惑从姥姥村到岔路口两三里路早该到了啊!我停下车看了下手表,这水货竟然停了,一百二买的批发市场的便宜货感觉被坑了。我又横穿马路到路东看了一下,能见度不足五米,啥也看不见更不用说找岔口了。这时候我也经感觉不对劲了以为是迷路了,我回到车边顺着大灯照着的地方向前走了不远,只见一座正在建设的水泥大桥,主体已经完工只是还没铺沥青。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这应该就是横跨东村河的一中大桥了,那样子的话岔路口应该在桥北的不远处。我原路返回车边,刚要骑上去心里咯噔一下,照着这个位置看那个岔路口应该就在我 的正东方才对,可是我刚去看过根本没有岔路口啊?我心里越发慌乱起来,我又骑上摩托车顺着路东的路基石前后寻找,走了来回七八趟,距离也延长了不少就是没找到。我彻底慌了,脸上冷汗流了下来,哆嗦着停车点了一根烟,寻思往回走吧,还是走原来的老路。却又作怪,明明是原路返回,走了好久还是没回到我姥姥村,我往西看了看那几盏昏黄的灯还亮着好像压根我就没动过!~

我心想着完了这下可是彻底的迷路了,那会不像现在手机几乎人手一块,诺基亚的大砖头还没淘汰,摩托罗拉翻盖正在风头。我是没有,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再回不去只能在荒郊野外待一晚上了。我连着抽了几根烟,突然想起来那座大桥西北面就是一中的新校区,那边门卫有人,学校有座机我打个电话让两表哥来接我!打定主意,我发动开摩托车骑上去,看了眼西方的灯确定好方向,就向南一路骑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隐约前面就是那座大桥了,我刚要减速,发动机 轰的一声吓了我一跳,我松开油门却发现油门线竟然不归位了。速度越来越快眼看着冲上大桥,我命的前后刹车一起压下去确没什么作用,桥南路况新修的我也不熟悉,眼看着车冲过大桥顺着路一直跑,我也只能握紧车把掌好方向,走一步看一步吧。前面能见度很低,我觉得地势也越来越低。突然车熄火了,不知道是没油了还是什么原因,我压着刹车慢慢停下长吁了一口气。借着车的灯光我看了看周围环境,虽然看不太远但感觉像是进了一条河道确没有水,四周黑漆漆的都是半人多高的杂草。我身上一凉,一阵尿意袭来,我赶紧放开腰带就地解决,一泡热尿放出去。突然身后哗啦一声响,我大吃一惊就这么原地转过身来,不知什么东西往右跑去,我盯着它跑的方向慢慢转身,正好尿了一个大圆圈,说也奇怪当时就感觉眼前一亮,大雾慢慢就散了,天空那个月亮已经移到了快到头顶的位置了。我借着月光看了看四周,大桥就在我后左大约百八十米的地方,我是在一片苇塘的边缘,冬季水少露出了原来的岸边。左边就是新修的路,但是还没铺沥青,比我这个位置要高十几米。

这时候路上“汪,汪汪~~~”一条狗在路边冲着我叫吓了我一大跳,原来刚才从草里跑过去的就是它!这时候我听见有个男人大声喊道:“黑虎,回来!”我心里那个激动啊,我大叫道:“师傅,师傅,快来帮帮忙,我车掉苇塘子里面来了!”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见。突然一道手电的光射了过来,晃得我眼都睁不开了,我用手挡着眼睛对那个人说:师傅,帮帮忙吧!那个人仔细看了看说:你不是宗湖的外甥吗?你怎么跑这来了?我心想这还是个熟人,就问:你是谁?黑灯瞎火的我也看不清你!那人说:我是你妈的堂哥,你该叫我舅,过年你来你姥姥家我也在你不认识我了?随着他下来走近我也看清楚了确实是我堂舅领着一条浑身黑毛的大狗,我说:舅,你怎么在这啊?我堂舅说:这边修路我在这看工地呢,上面桥边那个工棚就是修路队放工具的地方。我疑惑道:我过来没看到桥上有工棚啊?堂舅笑了一声说:你近视眼吧?那么大一个工棚你看不见?你这怎么下来的?没摔着吧?我大致跟他讲了下今晚的事,我习惯性的看了一下手表,这水货竟然又好用了,显示夜里快十一点半了。堂舅哈的一声笑了,你说话真离谱,今晚铮亮的月眉(月亮),哪来的大雾?这到村口才二里地,你跑四个小时?我瞪着眼说:真的,都看不清道了,就看西面有个大黄灯泡一直亮着。堂舅不置可否,说:咱爷两推着车往北走吧,那边有个小道能上去。就这样我两推着车往北走,走了几十米我突然停下。因为借着灯光只见苇塘边上一道道的车轱辘印清晰可见,还有路边的几个烟屁股一看就是我之前歇息的地方,哪有什么路边石?只有几块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哪拆下来的墓碑摞起来一块一块排着放在那,我浑身冷汗直冒,借着灯光最靠近的的一块上面刻着“清处士徐公讳日舒 字子长  之墓”边上有的字不清楚应该是X氏,最边上一溜刻着男:全胜,全基,全X,孙:致义,致雨,致X,致文,致X,致X。我瞪大眼又看了一遍,这不是我姥爷家祖上的么!我姥爷叫致义,我二姥爷叫致雨,其他的应该是叔姥爷。堂舅看我一动不动盯着墓碑看,说道:这是咱们家祖上的,这边修路占了以前的果园,咱们家的老都迁到老庙台西面的麦地去了,墓碑得等到明年清明节才挪过去,正好我在这看工地就先放这边照着。。。。。。

说着说着他也卡了壳,试探着问我:你看见西面有几盏大灯泡?我说:嗯,感觉有塔吊那么高!堂舅沉着脸说道:哪有什么灯,那边以前是老庙台,咱们这靠海吃饭,每逢十五晚上唱大戏祭祀海龙王,戏班子从莱阳过来,那会交通不便一般演出三天,四邻八乡都过来看戏过过瘾。因为以前没电,庙前四周倒是有八盏大马灯留着照亮.  我小时候经常在戏台子那边玩,早拆了多少年了。你今晚不是冲撞了谁,遇上鬼打墙了吧?你太姥爷年轻时早起拾粪就遇到过“挡子”,黑乎乎的一大根,下面在地上,上面看不见头  ,一直追着人挡路,后来还是你太姥爷不小心把铁锨划到了墙上,呛啷一声吓跑了它。这条路刚修晚上没人走,你不是吵了老人看戏被耍了吧! 我没吭声,想着我家祖宗还能跟我过不去?堂舅又说:黑虎这阵子一直在这边看着墓碑,刚才你说它过去了,也许是你老姥爷他们支使它过去救你咧!回头你弄点纸钱过来烧一下,念叨念叨,图个以后心安呗。我碰上的邪门事比较多也信这些东西,就点点头答应了。

后来堂舅送我上了村口的路,我从老道回家也没出什么意外,倒是回家后得知我爸妈都快急疯了,我三叔的客户等不到人就打话给我三叔,三叔打给我妈,我妈又打给我姥爷,全家总动员到处找都没找到,要不是时间不够估计要报警了。后来我特地去了那边给我太姥爷他们烧了纸钱,又去老庙台遗址烧了不少纸钱,以后再去姥爷家回来也没出过这样的事了。

发表回复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在 0.203 秒钟有 32 次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