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男孩(一)

红衣男孩(一)

每个山村,都有一个传说。而每一个传说,都是一个故事。

在一个非常遥远僻静的山村里,人们世世代代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辛勤的村民早出晚归,过着不亦乐乎的生活。

虽然是一个安居乐业的山村,但不可避免的,就是有一条村人世世代代都必须遵守的铁规。而这条铁规,就是不允许任何盗窃事件的发生……

明哲,就出生在这样的山村里,年幼时的他,父亲失足掉落山崖,只剩下母亲一人,含辛茹苦的将他抚养长大。村里的孩子早当家,渐渐长大的明哲也很懂事,背负着父亲的遗憾,默默的拿起锄头,开始在田地里干活。看着年幼的儿子那么的懂事,母亲既欣慰,又心疼。

生活虽然贫穷,但母子俩却感觉非常的幸福。

在平静的村人,人与人之间因为小事而发生矛盾不可避免,更何况是遥远僻静的山村。无论与左邻右舍发生任何的矛盾,哪怕不是自己的错,明哲的母亲,都会一言不发的等待。

“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任何时候,不要和其他人争吵。因为我们,只想安心的生活下去。”这是亡夫生前最后的遗愿,也是一个女人坚持的信仰。

无数的夜晚,每当想起亡夫时,明哲母亲的泪水都会不断的流淌着。但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熟睡的儿子,或许,只有默默的忍耐,才是唯一活下去的希望……

一个人毫无原则的忍耐,就是对别人无休止的宽容。

虽然明哲母亲坚持着自己的信仰,小心翼翼的和村民民接触。但自己的所有努力,渐渐成为了村民眼中的懦弱……

渐渐的,女人们开始了冷嘲热讽,男人们开始了指桑骂槐,而她,却依旧一言不发,小心翼翼的生活着……

日如一日,年复一年。村民们开始习惯了羞辱这个沉默不语的女人,并以此为乐。

她依然沉默不语,却不想发生了一件令她不敢想象的事情……

一户村民新买的猪肉,一夜之间,不翼而飞……

当这名暴跳如雷的村民找到村长后,村长大吃一惊。好几十年了,村子里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盗窃事情,现在居然 偏偏让自己遇到了。当这名失主信誓旦旦的说出小偷是谁时,在场的人,除了惊讶之外,丝毫没有任何的反驳……

就这样,在村长与失主的带领下,村民们自发组织起来,吵吵嚷嚷的要将罪人绳之以法。

破旧的木门被村民一脚踢开,正在缝补的衣服被村民狠狠的扔在地上,瘦弱的身体被强壮的胳膊架起,如同坐花轿一般,被人架了出去……

门外,村民们围绕的密不透风,指指点点的评论着这个可怜的女人。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一个男人扯着嗓子大喊几声后,毕恭毕敬的看着村长,等待着他的宣判。

“唉!没想到在我们这个村里,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真是让人心疼。我问你,是不是你偷了猪肉?”

“猪肉?什么猪肉?村长,俺每天都在家里,家里的农活几乎全是俺儿子一个人在干。俺没偷过什么猪肉。”

“哼,真是好笑,小偷会承认自己偷东西吗?”失主冷哼的说着。

“就是就是,没想到平时里一言不发,没想到居然是个小偷。”

“还是老一辈的人说的好,知人知面不知心。”

“真是丢人,尽干这种缺德的事情。”

“……”

村民们议论纷纷,村长也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

“咚!”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她重重的跪倒在村长的面前:“村长,求求您。相信俺。俺真的没偷什么猪肉。真的没有……”

“够了!”村长暴喝一声后,额头上不断的浮现出几根青筋:“都有人看到你偷猪肉了,你还不承认?你这般无耻,怎么对的起你死去的丈夫?怎么对的起你的儿……”

“娘……娘……”随着一阵熟悉的喊声,一个瘦弱的身影挤进了人群,发疯般的冲到了村长的身旁,跪倒在他的身边,苦苦的哀求道:“村长爷爷,村长爷爷。俺娘不是那种人,俺娘不会偷任何人的东西。请您一定要相信俺娘,还俺娘一个清白……”

“清白?有人看到你娘……”

“村长,真是她偷的,你看,这是俺在她家里找到的,被她藏在了干材里的猪肉……”

寻声看去,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到了这名翻找出猪肉的村民……

“不……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俺没偷,俺真的没偷,村长,您一定要相信俺,相信俺……”

“人赃俱获你还解释什么?平日里看你和个闷声葫芦一般默不作声,原来是私下打着这样的主意,真是本村的耻辱……”

“俺娘没偷东西,俺娘没偷……”

“住嘴,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娘偷东西,你这个小东西以后长大了肯定也会祸害村民……”

看着被冤枉的儿子,她狠狠的摇了摇自己的嘴唇后,泣不成声的说道:“村长,俺承认俺偷了猪肉。但这是俺一个人做的,俺儿子不知情。你要处罚,就处罚俺一个人,求求你放过俺儿子一命……”

“哼,既然你承认了,依照村里的村规,但凡偷窃者,勒死后吊在村口的大槐树下以为警示……”

“勒……勒死……”她丝毫不敢想象自己的耳朵,浑身的力气如同被抽干一般,瘫坐在了地上……

“执行村规吧。”村长闭着眼挥了挥手,人群里几名身体强壮的壮汉相互看了看后,推开人群,如同拖牲畜一般,将女人拖着走向了村口方向……

“娘……娘……”明哲哭喊着试图追去,却被其他村民阻拦。

“该散去就散去吧。这个小杂种……”村长看了看村口:“等一切都结束了就暂时放了他……”

……

入夜,所有村民都心照不宣的早早关门,丝毫不敢出来。虽然很多人都在猜测明哲他娘是被冤枉的,但却没人愿意去说一句公道话……

各扫门前雪 休管他人瓦上霜,这个道理,村人还是知道的……

冷清的村里家家闭门,除了偶尔可以看到灯火的光亮,甚至都让人怀疑这个村是个无人居住的村庄……

在夜色的陪伴下,一个漆黑瘦弱的身影,步履蹒跚的走向了村口,停在了村口的大槐树下。

随着夜晚冷风的吹过,被吊在书上的尸体,也随着寒风摆动着……

“娘……”

随着一声悲痛的呼喊后,一把闪耀着寒光的菜刀被高高举了起来……

“娘,俺从小听俺爹说过,穿着红色衣服死去的人,死后都会变为恶鬼来报复生前伤害他们的人。娘,今生做您儿子,俺很幸福。如果有来生的话,俺依然愿意做您的儿子……”

随着话音的落下,锋利的菜刀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后,一团漆黑由腥臭的物体重重的掉落了下来,落在了下面黑夜一身……

“如果说一个人的怨恨变为恶鬼,那么我们两个人的怨恨,就会变为更加凶残的恶鬼吧……”

黑影说着,一边狞笑,一边哭泣的借着月光,将刚才落在自己身体上的血液和肠子,如同洗澡一般,将其涂抹在自己的身上……

“娘,俺帮您报了仇,就来陪你了……”

菜刀再次在夜空下划过,一股略带温热的血液自黑夜的脖颈处缓缓的流淌了下来……

“我要……愕……要……要……愕……复……复仇……”

……

发表回复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项为必填项

你可以使用 <abbr title="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HTML</abbr>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在 0.188 秒钟有 28 次查询。